但在记者暗访的这一地下塑料加工 地,几乎所有的加工厂都在使用回收料。据多家加工点的老板介绍,由于竞争激烈,为降低成本,大家都不会购买全新的塑料颗粒(1万多元/吨),而使用由回收料制成的塑料颗粒(6000元~8000元/吨),例如饮料瓶、洗涤剂瓶、机油桶、化工桶、农药瓶等。其中,饮料瓶、医疗垃圾 等主要用来生产塑料袋,机油桶、化工桶等则用来生产硬塑料制品,比如塑料板凳、塑料筐等。

  “很多加工点不管什么用途的回收料都当作原料,虽然大家也知道其中的危害,但现在大家是看钱不看货,便宜是最高准则。”这家加工点的老板说。

  在当地一家规模较大的塑料颗粒加工点,近百平米的加工车间内,堆着几十袋装满塑料颗粒的编织袋。厂房的一个角落里,工人正用铁锨不停地将地上的塑料碎片放进机器中,经过加热融化、挤压成条,入水冷却后,进入颗粒机中切割成塑料颗粒。

  记者假装向该加工点“订货”:“你们的价格高了点,可以再便宜点吗?”“便宜的料我们也能做,用药瓶子作的颗粒,你能用吗?”该老板反问道。

  位于大庆让胡路区 四新富强村附近的另一家塑料颗粒加工点内,百余平米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种机油桶、化工桶和大量的医药瓶等废旧塑料品。据老板透露,这些废品原料大多是从附近的废品回收站收来的。对于记者提出的每月至少30吨塑料颗粒的需求量,老板表示“完全能供应上”。据记者了解,由于在加工过程中不存在损耗,30吨塑料颗粒可制作成30吨塑料制品。

  离开富强村的塑料颗粒加工厂,记者立即在附近寻找废品收购站。在一家收购站内,记者看到,满满两大袋子的药瓶堆放在角落之中。废品站老板称,这是给一家塑料加工厂预留的,如果记者想要收购,得提前预定。

  在另一家废品收购站,老板则表示,可以现货卖给记者近20吨“乙料”(指饮料瓶、奶瓶、医疗垃圾等物品)。在老板的带领下,记者在一个偏僻的胡同内,拐入一个大院,看到了这20吨的“乙料”:成堆的废品中,夹杂着大小不同的各类医疗废弃物。一只大编织袋敞开着,横七竖八地“躺着”整袋装的点滴瓶、含有残留药液的输液管和注射器,甚至还有装着尿液的引流袋

  在大庆开发区内的一家废品收购站,记者同样看到大量的医疗废弃物散落在废品堆中。老板告诉记者,他们并不对这些废品进行特别分类,一般由加工点的老板统购。

  事实上,国家关于医疗废弃物的处理早有规定。《医疗废物管理条例》规定: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、买卖医疗废物;禁止在非贮存地点倾倒、堆放医疗废物或者将医疗废物混入其他废物和生活垃圾。那么,这些医疗废物是如何流入回收站的?

  记者乔装成收废品的小贩,来到了位于让大庆市让胡路区的一家民营医院大庆延康医院。一位自称姓刘的院长告诉记者,该院的废品有专人负责出售,此外,已经有人专门在收该院的废品了。但在详细询问了各类医疗废弃物的具体价格后,刘院长让记者留下了联系电话,并表示,会让负责卖废品的同事与记者联系。

  在让胡路区的一家小诊所,医务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的医疗废品不多,就是些点滴瓶、输液管之类的,因为数量少就扔掉了。



上一篇:迎合新消费需求开拓复调新局面
下一篇:丽江网站制作一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