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吃过B&C才知道什么是面包。”近期,位于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网红面包店BUTTERFUL&CREAMOROUS(简称“黄油与面包”或“B&C ”),登上大众点评北京面包甜点热门榜第一名,有顾客甚至不惜排队3个小时,只为购买一个“惠灵顿牛排牛角包”。

  火热的销售氛围也催生出“黄牛”和“代买”两门生意,以至于有网友将“黄油与面包”调侃为“黄牛与面包”。3月1日,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“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发现,周边有四五个黄牛加价销售店内产品,其中“限量款”惠灵顿牛排牛角包原价58元,经黄牛或代买倒手后,每个可炒到88元-120元。

  据现场黄牛和代买人员透露,“黄油与面包”门店之所以经常排队,与店内招牌产品的限时限量限购举措有很大关系。在社交平台,抱怨“黄油与面包”排队体验差、商家饥饿营销的消费者不在少数。“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一名店员甚至直言,“这种饥饿(营销)要做到极致”。

  3月1日16时,位于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网红烘焙店“黄油与面包”(B&C)门前排起长队,此时距店内招牌产品“惠灵顿牛排牛角包”出炉大概还有1个小时。队伍中,有顾客盘算着排队时长,“不知道排到时能不能赶上‘惠灵顿’”。队伍外侧,则有四五个黄牛手提多个“黄油与面包”标志性的绿色购物袋,不时向过往人群推销。

  “现货有需要的吗?不用排队。”一位黄牛指着手中的绿色购物袋说,“这一袋200元,里面有6个面包,每个都不一样,原价差不多140多元,相当于加价六七十元。”见顾客有犹豫,该黄牛接着推销说,“今天不是特别忙,最低180元可以给你”,袋中面包可以自由组合或单独售卖,但单独购买每个需加价20元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除绿色购物袋外,黄牛手中还有两三个印有“黄油与面包”LOGO的小黑袋,里面单独装有惠灵顿牛排牛角包或蝴蝶酥,黄牛价为100元到120元一个。据店内张贴的信息,惠灵顿牛排牛角包、火山牛角包、蝴蝶酥是“黄油与面包”必吃榜前三名,店内单价分别为58元、68元、22元-24元。这意味着黄牛每售出一个惠灵顿牛排牛角包,最高可获利62元。

  “周六、周日有二三十个黄牛在这儿,有的在里面,有的在地下超市,有的在对面冰淇淋店,分拨儿来,他们应该都认识。”队伍中,从事代买代排生意的王女士(化名)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“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2021年12月刚开业时,仅一个惠灵顿牛排牛角包就有顾客加价200元购买,“现在没有刚开业那时火了,黄牛价也就降了”。

  “周五、六、日生意好点,一天能卖七八袋,就靠那几天。今天生意一般,不过等到晚上店里面包卖完后,顾客买不到了,也都能卖出去。”黄牛周先生称,倒卖“黄油与面包”产品是他目前的“专职工作”,“一个人根本排不过来,有时也雇人,雇人排一次要付30元左右”。

  针对远途顾客,一些黄牛还提供闪送服务。周先生称,“闪送跟在这儿(黄牛)买一个价,闪送钱你自己出。一包可以自由搭配,要什么提前微信发给我,所有东西打包好一起送走。不过绿色大包里没有‘惠灵顿’,限定款都是装在小黑袋里单独卖。”

  除黄牛外,这里的排队生意还催生了一批像王女士这样的代买者。据新京报记者探访了解,每个代买小组由几名中老年女性构成,且按北京、河北石家庄、河南、东北等不同区域划分为不同小团体,彼此间是竞争关系。与黄牛相比,王女士给出的代买价相对较低,“‘惠灵顿’单卖,一个怎么也得加30元,一般的产品一兜加个三四十元。我们自己有车,可以给你送过去,配送费你看着给就行。”

  今年1月7日,“黄油与面包”官方微博曾发文呼吁“黄牛代购”,称其原价39元的经典火山牛角包经黄牛倒卖后一度卖到300多元,且黄牛混在排队人群里增加了顾客的等待时间,“我们一直在努力拒绝黄牛行为,将加速开店步伐”。

  “明明是黄油与面包,来了才知道是黄牛与面包。”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调侃道。黄牛的出现,与排队时长不无关系。在大众点评网友对“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的1269条评价中,有132个反映“排队久”;在“黄油与面包”上海太阳宫店、新天地店页面下,“排队久”同样是评价中最多见的关键词。

  “黄油与面包”为何如此火爆?官方资料显示,该品牌诞生于韩国首尔,是“亚洲排名前十”的烘焙品牌,“轻奢的空间设计风格,高品质的原创产品,使B&C一出生便火爆亚洲,霸屏社交媒体”,称“原创了鲜果、奶油、牛角包的三重搭配,打破大众对传统面包与料理的想象界限”,“吃过B&C才知道什么是面包”。2020年,“黄油与面包”落户上海新天地,并在2021年12月进军北京市场,目前在京沪两地共有4家门店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“黄油与面包”品牌方千红餐饮管理(深圳)有限公司(简称“千红餐饮”)已脱离韩资。企查查信息显示,千红餐饮成立于2019年9月,注册资本200万元,创立之初由深圳市岁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0%,另两名韩国股东分别持股32%、8%。2020年12月,千红餐饮发生股权变更,李俊荣出资180万元持有公司90%股权,成为实际控制人,另外10%股权由韩国人HYUNDEOK KIM持有。而至2021年5月,HYUNDEOK KIM退出,新增股东申佳媛,千红餐饮也实现“外资转内资”。

  据三里屯店员介绍,“黄油与面包”是韩国品牌,“被中国人整个买了下来。韩国那边我不清楚,后来在上海开起来了,总部也在上海。北京这边很快会在朝阳大悦城开第二家门店。”

  另据“黄油与面包”官方微信公众号2021年7月发布的声明,B&C商标相关所有权及知识产权均归千红餐饮所有,“拥有BUTTERFUL&CREAMOROUS的完整注册商标权”。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商标网查询结果显示,2019年2月至2021年1月,千红餐饮申请注册了50多个“BUTTERFUL&CREAMOROUS”相关商标。

  然而“人红是非多”,“ 黄油与面包”官方微信 公众号曾多次发布声明称,除官网公布的店面外,其他均为“山寨门店”。2022年3月1日,千红餐饮还发布声明称,西安“DELICIOUS CHEESFUL 奶酪与面包”(小寨原力场店)的店铺设计风格、装修细节以及售卖的商品名称、包装、装潢、形态口感等“黄油与面包”品牌。

  “ 黄油与面包”是否真如其形容的那样好吃?在大众点评,有不少网友评价其产品“好吃”“性价比高”“值回票价”,也有不少人吐槽品牌方“饥饿营销”,“好吃是好吃,但没有到值得排半天队的地步”“上海永远不缺网红店,被这种‘网红’风气搞得无语。值得这样排队?这样的面包哪里买不到?”

  “感受很差。”1月8日,一位网友分享了自己在“ 黄油与面包”上海新天地店的购物体验,“排了1.5小时的队进场,买单时被告知最火的‘惠灵顿’没有了,之前为何不告知?第一批‘惠灵顿’下午2点多就售罄,第二批要等到晚上5点,饭店一份真正的惠灵顿都不敢这么做。恶意的饥饿营销,虚构火爆和人气幻影,其实完全没有为客户出发的真心。”

  3月1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在“黄油与面包”北京三里屯店体验发现,在排队等候的40分钟里,没有看到服务人员出来维持秩序,也没有叫号服务,仅在门口有一名服务人员对进店人数进行“限流”。

  据黄牛与代买人员透露, “黄油与面包”门店之所以经常排队,与店内招牌产品的限时限量供应、对顾客单次消费进行限购有很大关系。如蝴蝶酥仅在下午3时-4时出炉,惠灵顿牛排牛角包每天仅在下午1时-2时、5时-6时出炉,每次出炉100个,且每人每日(次)限购1个。在“黄油与面包”北京三里屯店,顾客一次性消费金额不能超过150元,甚至只能在惠灵顿牛排牛角包和火山牛角包中“二选一”,不可一次性同时购买。

  对于限购措施,“ 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在排队处张贴的“说明”显示,“因坚持所有产品均为手工制作,且制作工艺烦琐复杂,每日产能有限以及出品时间无法固定,导致您到店未买到心仪的产品,我们表示歉意。为让更多排队等候的顾客买到产品,我们对出炉时间标注的产品进行限购。”

  “错过这个时间还不一定能买到。”前述做代买生意的王女士称,“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回头客较多,但大多是冲着惠灵顿牛排牛角包而来,“客户要的多,我一次买不出来,就得再找两个人帮忙。像刚才,客户管我要3个蝴蝶酥,我只有2个,就只能找黄牛买高价的,这一个我不赚钱,但客户我维持住了。”3月1日17时左右,为确保自己能够买到惠灵顿牛排牛角面包,王女士特意让出了几个身位,向队伍后面走去。

  被问及门店是否对黄牛进行管理时,“黄油与面包” 北京三里屯、上海新天地店店员均称管理过,此前甚至报过警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不过,王女士却认为门店不愿意管,“没有这帮黄牛能炒起来吗?一个面包能这么排队?这属于饥饿营销。”

  目前,“黄油与面包”已上线点单小程序,但只售卖饮品,不销售面包。对于门店为何不上线方便顾客取餐、排队的小程序,“黄油与面包”三里屯店一名店员称,“那哪儿行呢?这种饥饿(营销)要做到极致。”

  针对韩资撤出、限购举措、饥饿营销、黄牛管理等问题,记者试图通过电话、微信、微博、门店、邮件等方式联系千红餐饮方面,截至发稿尚未回应。



上一篇:开新局、抓变局绿时袋集团率先落子环保行业
下一篇:2019年的退款总结:这些产品原因退款你有吗?